写了一下午CV

一直在“我怎么这么菜”和“我居然还能再写一条”和“我看起来还是挺NB的”之间振荡

近期迷思

当想法不再是那时的想法,当心情不再是那个心情

当喜好既变,情随事迁

我便不再回看那时的我

甚至也不再回看相关之物


***


回忆美好过往眷恋无比之时当然想不到三年后回忆同一段时光竟会充满悔意


***


“君于彼时穷于智引”


***


我觉得我只有在一个不开车就活不下去所以考照超便宜的地方才会去学车,比如麦屯和周围的群屯。


***


一个电话恐惧症消失并开始时不时要求打电话聊天的疑难杂症患者。

治愈方法:扔到人生地不熟的另一片陆地一个人活几个星期


***


厌恶不理性的无理取闹拖拖拉拉

但自己被毫不拖拉地理性对待的时候却要多花几个小时去...

我的肉身由我食入的生物和水所制造

我的学识由人类部分的共识所组成

我的人格由我所经历的过去经由我的肉身所导出

我的言语由祖先发明的文字所排列

我的思维方式由我出生地的神话框架和文化建构所生长

我的概率由我所经历的事件所提取

我的思想是我吗?

在你不在的日子~

来到你的城市~

或许是某些人的白月光吧——

身为主角却从不会有幸福之感


白月光,白米饭

蚊子血,朱砂痣


纯粹热烈的情感易逝,可叹

但当知其立于幻想之上,却又不那么可叹了


想想自己堪称为白月光的感情仅仅只有初心本命,纯粹的圣人キャラ,纯粹的一腔悲情,纯粹而无求的一套信仰,如今早已随无知岁月尽逝而去,可不是那白月光。

既无自欺,也无自毁,更无自怨,堪堪一纸性恋史,到头来竟有些暗自庆幸。


--

便是那:


我从不曾遇见你

却总是处处都似你

总以年少为推辞

审美却刻在骨子里

梦醒后的王朗

1.

山里氧气不够,睡得很多、很长,但是总是不沉。

也不怎么会醒,就是梦境又多又杂,纷繁穿梭,短短两段睡眠竟有四个次元的空间。


2.

醒来也很晕晕乎乎,依旧困倦。不可抑制地反刍式回味刚刚惊心动魄的梦,睡眠不沉,梦太沉;以至于回归现实还需要一阵呆滞。


3.

check自己的电脑,确认它确实没有中毒;

嗯,刚刚那个是梦呢。

因为电脑中毒而收到神秘包裹、纱窗被怪物撕开的可怕故事,当然也只是噩梦了。


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宿舍号,确实还住在那个堆满东西的四人间;

嗯,刚刚那个也是梦呢。

不存在创新式设计的新宿舍,也不存在舍友擅自占用我床铺和床品引发我洁癖爆炸的潜意识偏执狂的...

近期小记

1.

第一次到美帝并没有太多的违和感,不像第一次到霓虹,一周过去了依旧满心“卧槽”。


2.

昨天到一个给了我一些帮助但是我现在才得见的老师家里聚餐,都是爱玩的人,五个人笑得死去活来。

同时也一起对日本人的crazy和neat表示了深深的感慨。


3.

和实验室的日本小哥时不时开始飚日语。

从そうでしょう到this is the solutionでしょう到気のせいだ再到昨天的三人成梗“mushroom!おいしいね!”


4.

虽然整天被cardinal吵醒但我还是超级爱它。

每天能见到一万只goldfinch。

还有兔子松鼠和成群的火鸡。


5.

明天又又又又...

毕业那么快,那么忙,吃不完散伙饭,甚至来不及去约一碗豆汁。
他说,
那就先欠着吧。

可能会等到来年,等到某个重大约定的实现之刻。
我们会等多久?
我还剩多少勇气?

倒计时0天。 
最后的约饭,最后的散步,在兵荒马乱中偷些静谧的夜。 
 
有荷塘没有月色,有亭台没有余位。在满是水汽和荷花香的晚风里,带着些恐惧和不安,作最后的告别。 
 
“明明也还是有未来的。” 
但眼泪就是很脆弱很诚实。 
让人害羞地掉下来,像小偷的指纹,抹在记忆的不显眼处,这宝物般无价的夜。 
 
请你也永远地记住这一半晚,妄想变成永恒的两个小时。 
是历经多少难关,授尽多少幸运才得以相遇的现今,攥紧了手,迈向这一年付出努力挣得机会,才能最终到达的明天。

心から、誠に感謝し...

疲倦,迷人,而刺激的深夜
蜗牛,刺猬,和雨中的燕园

想必短期内的未来或全是
睹物思人的匆匆踽行
1 / 12

© Car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