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后的王朗

1.

山里氧气不够,睡得很多、很长,但是总是不沉。

也不怎么会醒,就是梦境又多又杂,纷繁穿梭,短短两段睡眠竟有四个次元的空间。


2.

醒来也很晕晕乎乎,依旧困倦。不可抑制地反刍式回味刚刚惊心动魄的梦,睡眠不沉,梦太沉;以至于回归现实还需要一阵呆滞。


3.

check自己的电脑,确认它确实没有中毒;

嗯,刚刚那个是梦呢。

因为电脑中毒而收到神秘包裹、纱窗被怪物撕开的可怕故事,当然也只是噩梦了。


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宿舍号,确实还住在那个堆满东西的四人间;

嗯,刚刚那个也是梦呢。

不存在创新式设计的新宿舍,也不存在舍友擅自占用我床铺和床品引发我洁癖爆炸的潜意识偏执狂的事情。


确认了学校的活动公告,不存在什么进击九周年的庆祝活动;

嗯,刚刚那个也还是梦呢。

虽然是个让人流连的美梦,但后来在梦里的自己,却迷失在了火影19周年的庆祝摊位,找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


确认了自己的坐标,确认自己在国内的大山深处;

嗯,太好了那个依旧是梦呢。

因为陪父母而弄错了手上机票的日期,两天之后才到达机场,只能再花个几千块买机票回学校之类的焦虑,只是噩梦真是太好了。


4.

在梦里看见自己的各种焦虑,对于自己发展的焦虑,对于无法陪伴父母的焦虑,支撑家庭的焦虑,保护私有空间的焦虑,身体焦虑,公众暴露焦虑,甚至还有害怕被性侵的焦虑。

做自己的梦境分析师听起来有点滑稽,但是似乎只有自己最能理解梦境中那些意象都有些什么含义。


5.

最讨厌的一点还是,不论自己身处何时,是星夜璀璨还是阳光灿烂,梦里的色调都是阴雨惆怅的天气。

像极了几年前不想去上学的每个大雨的下午,沉闷的天气,缺席的阳光,积水的路面。雨声是梦里不曾停下的背景音,雨水的湿冷是肩膀和面庞上久久停留的幻觉。


6.

醒来了,打开门,山间都是雾气,天上在下雨。

评论

© Carilla | Powered by LOFTER